陳克勤 立法會議員

攬炒派利用選舉作為反中亂港的工具,企圖奪取香港管治權。要保證「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選舉制度有必要進行改革,撥亂反正,杜絕外部勢力透過代理人進入管治架構幹預香港事務、顛覆特區政權。

日前,有50多名反對派中人因為組織、參與去年非法「初選」被警方拘捕。警方行動完全具有法理依據,但是筆者留意到,坊間有些市民和輿論不明白為何反對派舉行「初選」會違法,因而筆者專門撰寫本文,希望能把一些理據梳理清楚,期望大眾能夠看清「初選」的真面目,識破其中的陰險圖謀。

香港的制度設計包容反對派的存在,甚至容許他們在立法會和區議會有一定程度的參與。雖然以前的反對派都作出阻撓政府施政的行為,但總體來説,他們還能守住一條相對理性的底線,他們的反對行為基本上維持在基本法的框架之內。

操縱選舉圖奪取香港管治權

然而,反對派日益膨脹的野心,再加上外部勢力插手,令反對派把制度的寬宏大量看成是軟弱,以為可以隨意鑽制度的空子,企圖操縱選舉奪取香港的管治權。多年來,他們處心積慮滲透社會各個階層和界別,蠱惑人心,孕育出一羣近似本土恐怖主義的激進黑暴分子。他們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幟、以「攬炒香港」為目的,乞求外國制裁香港,誓要破壞香港正常管治,實質想走「港獨」之路。一向以和理非自居的反對派,在反修例風波發生後,不但不與黑暴分子割席,反而公然支持他們,已經變成「攬炒派」。

攬炒派並沒有意識到,當他們的立場和行為變得沒有底線,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能再客氣。其實,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7年來港視察時指出:「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

攬炒派最錯誤的,就是沒有聽懂習主席這席話、沒有了解中央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也曾表示,中央出手通過香港國安法一定程度上是香港的反對派和激進分離勢力逼出來的。可見攬炒派衝擊「一國兩制」底線、破壞香港法治穩定,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攬炒派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一系列舉動之中,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操縱選舉。他們利用選舉作為反中亂港的工具,癱瘓特區政府管治,最終達至奪取香港管治權的目的。説得明白一點,攬炒派就是想把香港綁上外部勢力的反華戰車,這樣做不僅會摧毀「一國兩制」,也嚴重威脅國家安全。中央洞悉攬炒派的狼子野心,香港國安法出台就是要徹底粉碎他們的陰謀,決不允許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戴耀廷祭出的「攬炒十步曲」,為奪取香港的管治權定下時間表和路線圖。而且他和攬炒派的「攬炒香港」的大計,並非流於口頭論述,而是付諸行動,接連推出「雷動計劃」、「風雲計劃」等大規模操縱選舉的行為,透過所謂「協調」來決定誰參選、誰不參選。

還記得「棄選」鬧劇嗎?2016年立法會選舉,有反對派候選人在最後階段突然公開宣佈棄選,選管會指出,有關言論造成選舉不公。其實,「棄選」破壞選舉公平,更暴露出反對派候選人受人操控,這才是更嚴重的問題。

其後,香港每一場選舉都有戴耀廷在背後操縱的身影,一直發展至去年的非法「初選」。「初選」也是黑箱作業,有組織地安排誰去參選,視選舉法例和選舉公平公正原則如無物。

區議員須納入宣誓範圍

香港目前的選舉,也是外部勢力幹預香港、遏制國家發展的重要途徑。攬炒派甘願做外部勢力的棋子,與外部勢力互相勾連。長久以來,外部勢力透過攬炒派在立法會和區議會翻雲覆雨,幹擾特區政府施政,為外部勢力的利益發聲,嚴重違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原則。

反修例黑暴之後,本港選舉制度的缺陷更明顯,攬炒派搶佔區議會的主導權,挾持區議會這個諮詢機構,公然為黑暴撐腰,與特區政府對着幹,毫無底線地挑戰「一國兩制」中的「一國」大前提。香港國安法第6條列明,港人參選或就任公職時應簽文件或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實在有必要將區議員納入公職人員的宣誓範圍,確保區議會不會淪為替外部勢力反中亂港的機構。唯有嚴格依照國家憲法、基本法和香港國安法辦事,才能使「一國兩制」行穩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