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森

潘某人大半生都在闢謠,闢謠這回事,很能開罪人。

首先會讓造謠者不高興。造謠者大概可以分成兩類。第一類是做人處事太大意,還未弄清楚事實真相,就大力宣傳推廣。第二類是明知(或隱隱約約知道)自己其實不很懂,卻仍然以知情者的「權威口吻」去講故事。開罪造謠者實屬無奈,有點似佛家講人生七苦中的「怨憎會」了。我本無意與你過不去,不幸你散播的謠言剛好讓我知道,又剛好我覺得這個謠實在非闢不可。這樣就將兩個原本不相干的人牽連在一起,可能無端結怨了。

最麻煩者,卻是闢謠還要冒犯了「羣眾」。許多人喜歡「道聽途説」之後,幫忙傳遞「知識」。我每一次揭破了謠言,都不知要得罪多少參與散播謠言的人!

「三權分立」的謠言,當然是有人惡意編造。涉及「荒唐鏡」的謠言,則未必有邪惡的動機。翻查記錄,筆者早於2010年已在本欄介紹過「荒唐鏡」本名潘鏡泉,不是姓「方」名「唐鏡」。小時候看電視重播的粵語片,見有新馬師曾主演的「荒唐鏡」,電影中明言他姓潘名鏡泉。「荒唐鏡」和陳夢吉都是著名「扭計祖宗」,「扭計」是廣府話,泛指用計謀來鬥智。廣府掌故未聞有説他二人是以狀師為業。後來周星馳和張衞健兩位小生也要演陳夢吉,難免要讓「荒唐鏡」做反面人物。可是電影人不知新馬師曾演的「荒唐鏡」是「諢名」(廣府話稱為「花名」),自作聰明「荒唐鏡」和「方唐鏡」並用。後來「方唐鏡」就變身成為錢而不擇手段害人的訟棍!試想,如果你是姓方的廣府人,會為兒子起個名叫「方唐X」、「方唐Y」嗎?

先前,香港文化界前輩岑逸飛岑公要我在電台節目談談「荒唐鏡」與陳夢吉,功夫是逼出來的,岑公要我交「功課」,當然不可以拿十年前的本事應付,便上上網、跑跑圖書館。潘鏡泉是我們廣東南海縣鄉賢,現在潘國森又當上了香港潘氏宗親會的副主席,在公在私都要為「荒唐鏡」闢謠平反。

原來近年有人在廣州刊行書籍,談廣州的故事。豈料粗心大意,自打嘴巴。此君説潘鏡泉生於1845年,但是又同時提到潘鏡泉在1848年開罪了兩廣總督徐廣縉,被革去秀才的功名,到了1851年徐督離任,才敢回家。這豈不是説潘鏡泉虛齡4歲考中秀才?

近年互聯網上常見到有「廣東四大狀師」的新發明,於潘陳之外,再拉了劉華東和何淡如充數!類似謠言,讓我想起新出的「香港四大才子」,編派是金庸、倪匡、黃霑和蔡瀾四位。類似謠言真是闢之不盡。記得「小查詩人」(潘國森首創對金庸的敬稱)去世不久,筆者在杭州浙江工業大學「和山青年論壇」主講了一節「不一樣的金庸」講座,説明「香港四大才子」是謠言。當晚看智能手機的新聞,赫然就見到倪匡先生同在闢這個謠!他強調4人之中,只有金庸方為才子,其餘3人差了一大截。

別説潘國森闢這謠不甚見效,當事人之一倪匡闢謠亦不見得管用呀!

「廣東四大狀師」之説不知始自何人。還是集中介紹潘鏡泉其人其詩,以立代破為是。

以立説暫時代替破解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