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芙蓉 葵青區議員 青研香港副召集人

「1918年大流感」從1918年1月至1920年12月肆虐全球,造成以千萬計的死亡,亦被稱為「西班牙流感」,一個跟地方扯上關係的名字。後來發現病毒最早的記錄,來自美國堪薩斯州的芬斯頓軍營,只是正值戰爭而封鎖消息。跟西班牙接壤的法國,亦較西班牙早出現病例。直到今天對於病毒源頭未有定論,不過西班牙不在源頭爭論之列。西班牙被無辜拖落水,純粹因為他們最早把這場疫情公開,既然如此,科學上和道德上我們應該停用西班牙流感,只用「1918大流感」這名稱。

有見今時今日仍然有媒體,刻意以武漢市的名稱,跟COVID-19的中文名稱胡亂扯在一起。重提一百年前的疫情,就是要斥責這種污名化手段!早前衞生署記者會上,新聞官提醒記者提問時注意世界衞生組織已把疾病正式命名為「2019冠狀病毒病」,記者的即時回應明顯無視污名化有損新聞專業操守的問題。

世界衞生組織在2015年5月8日,向科學家、國家當局和媒體作出呼籲,為新型人類傳染病命名,原則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給國家、經濟和人民帶來的不必要負面影響」。當中特別提到「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這名稱對某些羣體造成的污名化,產生了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接着提出疾病名稱中應當避免的術語,第一項就是「地理方位」,例如中東呼吸綜合症、西班牙流感、裂谷熱;第二項是「人名」,可見禁止使用地方作疾病命名,屬防止污名化的關鍵方法。順帶一提,這個新的《國際疾病分類》系統的原則,不會取代舊有疾病命名,因為過去一年不斷聽聞「地名不能用,某某病是否要改名?」這類問題。大家可以理直氣壯地回應對方,舊有的不用改變,但是COVID-19以及往後的新型人類傳染病,就絕對不應涉及地方名稱!

我國外長王毅在接受新華社和中央廣播電視總台聯合採訪時表示:「我們與時間賽跑,最早向世界報告疫情。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疫情很可能是全球多地多點爆發」。他指出「中方第一時間展開流行病學調查,第一時間確定病原體,第一時間公佈病毒基因序列等關鍵信息,為全球抗疫拉響了警報。」一百年前西班牙無辜揹上大流感的污名,加上中東呼吸綜合症的教訓,殷鑑在前,我們要竭力阻止任何利用疾病,對武漢市作出惡意攻擊。

大約一年前的1月23日凌晨零時,武漢市實施全面封城,掀起跟疫情全面搏鬥的序幕。隨後多處實施嚴密的小區管理,寧願犧牲短期的經濟發展和生活便利,動用龐大的資源抗疫。中國人在抗疫上的決心和貢獻,世界有目共睹。當歐美各國人民仍然在反覆的疫情中飽受煎熬,中國人已經走過了疫症帶來的最艱難時刻。媒體應該基於政治立場而無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