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得民、齊正之、鄭治祖)特區政府昨日起恢復食肆堂食至晚上10時,並擴至最多4人一枱,但食肆必須要求顧客使用應用程式「安心出行」記錄行蹤,或在無法使用該程式的特殊情況下,由食肆為顧客登記個人資料。

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到多區觀察或放蛇,發現不少黃店陰招盡出、或明或暗鼓勵食客不用「安心出行」,包括故意遮擋二維碼,為不使用「安心出行」的食客提供優惠,甚至遊説想使用「安心出行」的食客不要使用等。不少黃店更曲解政策原意,聲稱顧客只需手寫到訪資料便可,多間黃店更直接告知記者可隨便填寫資料,甚至不掃碼不填資料亦能在黃店輕鬆就餐。

而被視為黃店龍頭的「龍門冰室」及「大渣哥茶記」亦在昨日帶頭搞事,幾乎用盡上述陰招。記者在現場觀察多個小時,發現幾乎沒有一個食客使用「安心出行」,甚至也沒有填寫個人資料就進入上述兩間「龍頭黃店」,其支持者更威迫其他黃店仿效。

昨日下午,「龍門冰室」及「大渣哥茶記」的擁躉「龍衞兵」及「渣家軍」,就羣起圍攻極小部分執行「安心出行」措施的黃店,並在其餐廳專頁及連登指責甚至爆粗大罵,企圖強迫其他餐廳集體違規。

賤招一 提供優惠 拒客掃碼

龍門冰室位於銅鑼灣的分店,堂食及外賣的食客都自出自入,門口雖有員工招呼客人,但完全沒有要求食客掃描,而在有部分客人主動要求時,龍門員工僅提供登記紙給食客填寫。為阻止有人用「安心出行」,龍門更在facebook表明「為咗令安裝安心出行嘅人可以下降」,會向不使用「安心出行」的食客提供優惠,更命名為「抵抗暴政優惠」,將政府抗疫措施拉上政治,為政治目的漠視香港市民安全。

香港文匯報記者到九龍灣大渣哥觀察,發現食客也是自出自入,門口的員工完全未有提示食客掃描或登記。

大渣哥的銅鑼灣分店比九龍灣分店「略勝一籌」,記者觀察期間,有員工會向食客派發登記紙,但仍多次拒絕食客掃描,堅持只收登記紙。記者在門口所見,有很多食客把沒有填寫的空白登記紙直接放入門口紙箱,但員工都未有理會。

黃店「小糖鈕」雖然在店外貼出「安心出行」的二維碼,但同時在旁邊貼出兩張手寫告示,分別為「本店員工不清楚(安心出行)用法,請不要詢問,有乜問題問政府。我地(哋)真係相信冇盜用私人資料㗎」;「顧客們,本店提供紙張填寫個人簡單資料或請掃描QR code Pls」,暗示食客不要使用「安心出行」App。

賤招二 雜物遮擋 張貼隱蔽

多間黃店為阻撓市民使用「安心出行」,故意以雜物遮擋二維碼的位置。其中,黃店「Let's Jam一起果醬」店舖外貼出「安心出行」二維碼的位置極為隱蔽,更被其他宣傳品遮蓋。

九龍灣的「大渣哥」員工在被食客問到二維碼的位置時即面露難色,經擾攘一輪後才撥開體温計下的雜物,原來他們刻意用雜物遮蔽「安心出行」二維碼。正當該名女食客打算掃描,兩名員工繼續勸説她不要使用「安心出行」,改為登記資料,最後該食客無奈接受。之後有數名食客進入餐廳時拿出電話打算掃描二維碼,但亦未能找到。龍門員工則完全無視防疫要求,直接帶食客進入餐廳。

賤招三 派登記紙 不查真假

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中午到沙田河畔龍門觀察,一直都未見到有客人進入黃食肆前下載或掃描必須在當眼處設置的「安心出行」二維碼。記者以食客身份進入餐廳,員工只指示量度體温,未有提及「安心出行」及登記資料,記者主動要求掃描二維碼,員工即將一張登記紙塞向記者,更稱「我哋唔會過問你填真定假」。當記者填寫後,店員看也不看就把登記紙放入門口的紙箱。

店員:求其填啦

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下午光顧黃店「Let's Jam一起果醬」,發現店內的顧客都是三四人一枱,店員安排記者就坐後並無提及要掃描「安心出行」二維碼,僅提供自製紙張予記者填寫到訪資料。記者一直不予理會,店員其後就稱「求其填啦」,事後店員亦無核實記者填寫的資料。

黃店「小糖鈕」店員則在香港文匯報記者光顧時提供空白紙張予記者填寫資料,但事後並無理會記者是否已填妥資料,更容許記者在無登記資料的情況下結賬離開。

晚上6時後仍在營業的黃店「小方糖甜品」則要求記者在門外填寫到訪資料並投入箱子。當記者指向店舖外貼出的「安心出行」二維碼,並詢問店員多於兩人光顧是否需要掃描時,店員聲稱「手寫就得啦」。

記者其後將空白紙張投進箱子,但亦獲店員安排入座。

賤招四 不設探熱 自出自入

特區政府早前宣佈,食肆要繼續遵守要求顧客量體温的防疫措施,而長時間的疫情亦令市民已經輕鬆養成相關習慣,小小一個動作就能保障大家的安全。惟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光顧黃店「小糖鈕」及「小方糖甜品」時並無使用店外的紅外線測體温儀,兩店並無詢問記者是否已量體温,或向記者使用手提體温額探器,令防疫措施形同虛設,增加其店舖食客和其他市民的染疫風險。

責任編輯: 潘若水